肥宅快乐咩

这是一个感觉自己很没用der家伙

1.微博名:沉迷拖更的纸咩
2.长久不更的原因:🙏狗学校三星期放不到15小时的假,必须住校,而且不许带手机(窝想哭,小听话们表删窝,每次回家都会更!)

3.主吃billdip(然后就是锤基)

4.小迪嘟好可爱!!!!!好可爱啊!!!!!日哭小男孩!!!日爆!!

5.然后,这里纸咩,喜欢坐车车,吃肉肉!!!!!

6.放心!!!这里随便拿图!!!!

7.(๑•̀ㅁ•́ฅ)★→画画渣死←★
没板子,没触控笔,就一小破爪机,不过会努力的!!!码文也会努力的!!!请多指教!!!!!!!!



聊QQ忘记更新
看空间忘记更新
沙雕忘记更新
怼损友忘记更新
谈车忘记更新
看gv忘记更新
找表情包忘记更新
吃鸡忘记更新
王者忘记更新
失忆忘记更新
出卖组织忘记更新
被枪毙忘记更新
被火化忘记更新
跳楼忘记更新



窝的存在是为了让泥们信心倍增

求绿总娶窝!!!!


微博被禁惹蛙,啥也发不了了蛙

《混乱的秩序 》7

   (*´∀`)【billdip向】

恶魔×魔法师哒恋爱吖

(*´∀`)今天也努力吖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"好吧,抱歉失礼了,那你想怎么惩罚我?"

    Dipper盯着他发了一会呆,没有说话。


   "来,我带你去看病。"他扶起Dipper,给他披上一件外套。

   Dipper刚坐起来就没了力气,瘫进Bill怀里。"冷…"这次,他没有挣扎,而是乖顺的躺在那,一动不动。就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猫,用撒娇来讨好主人。


    "乖。"


    Bill用魔法把他俩传送进城镇,找到这儿最有名的医院。Dipper已经很久没见过人类了,如今埋在人堆里,亲切感倍增。但他知道,他扔被这个恶魔控制在掌内,逃跑是不可能的,他也懒得再逃跑了。


    毕竟总的来说,这个恶魔也挺好的。


    Bill把他紧紧抱在怀里,如同守护着珍宝。不,Dipper就是他的珍宝,是多少财富都换不来的。Dipper承认,他很喜欢被这么抱着,真的很温暖。毕竟这让他回忆起童年时教主给他讲故事的时候,那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才会形成的暖意,连那些丝许发光的灰尘都清晰至极,而幻想的初始点就是这个怀抱,而这个怀抱是乘着最甜蜜的梦来到现实中的。


    无异间,他发现自己不再对Bill产生恐惧和憎恶的感觉,一切的苛刻之词都被依赖所替代,与之全部转化为求之不得的爱意。


    " Dipper?"那个医生认出了他,格外欣喜,"你不是被恶魔抓走了吗?!"

    Bill为了防止到城镇后有人认出他是恶魔,就在来之前多披上了一个蒙头斗篷,果然有了用处,没人认出他是谁。

    "他被救回来了。" Bill压低声线,用很粗重的声音回答道。Dipper听到这里,并没有反驳他,依旧卧在他怀里,安然的打了个哈欠。


   "真的吗?我怎么没听老教主说过?"他看Dipper这么无精打采,有点怀疑。


    Dipper和Bill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下,连眼神都是那么契合。眼神交流,可能只有情投意合的两个人才能完成的吧。

   恶魔和魔法师之间的情投意合。

   即使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杀死对方。

   但是————


   以往固守的意义,发生了转折。

  


    "嗯,是他把我救回来的。"

    Dipper的回答让Bill挺吃惊的,他做梦也想不到Dipper会包庇他。他明知道是自己强行把Dipper关在塔里,也是自己一直利用他的身体来索求快乐……


    Bill自责了,他居然会自责…他是个恶魔,更是个人渣,但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想。迄今为止,他只为一个人自责过…现在,有了第二个,也或许,还是那个。

    该死,他简直和几百年前的那个人一模一样,傻得要命!

    "先生,您是他的什么人?"

    "我?" Bill顿了一下,Dipper的信任使他难以释放出野蛮之心。所以,至于"主人"这个称呼,暂且先放放吧。

    "对。"

    "我当然是——他的爱人。"

    Dipper又被占便宜了,但这起码比"宠物"好听的多。面对医生十分不解的表情,他没有澄清,这不仅仅是因为懒,还有其它暧昧的理由。这将永远变成不为人知的秘密,也是无法解答的问题,因为一旦去理清它,脱口而出的也只会剩下甜言蜜语。


    "您别开玩笑了,这并不好玩。"

    "抱歉医生,他没有开玩笑。" Dipper用胳膊环住Bill,把温度传递给他,刻意提醒他自己在发烧。

    "所以什么时候可以看病?" Bill很快会意,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冲医生问道。其实他只是表面不爽,而内心高兴地难以形容,Dipper承认了,他居然承认了。老天,他没在做梦。


    这一路上,Dipper没有作出任何逃跑的行为,只是看到不远处的山坡,有了些想法。

    " Bill,你看那儿。"他指向山坡,"教主经常带我们去那。"

    "那现在呢?"

    "现在…"

    Bill瞬间领会他想表达的事,心情也不受控制的低沉下来,他揉揉Dipper的头安慰道:"没事,会好起来的,要去看望一下你的教主么?"

    "可以吗?"

    "算是交易。"

    "跟什么交易…?"

    "嗯~跟刚才的误会。你不是有向他承认我是你的爱人吗?"

   "…唔,才不是…" Dipper害羞的扭过头,不想承认刚才的事。

   "不不不,你已经说出口了~"

   "算了,交易就交易…"


   Bill带着他偷偷潜入法堂,开到教主房间的窗户口,他看见虚弱的教主正躺在床上咳嗽个不停,心里难受的不得了。

    "这里都是魔法师,你就不怕他们发现咱们?"

    "没关系,反正他们伤害的不是你。"

    "那你呢?"

    Bill轻笑了一声,又开始为难Dipper,"你真的喜欢上我了?"

    "算了吧,我自己都不信。"

   "我信——"


   面对Dipper见到教主时那种焦虑的表情,Bill更加自责了。毕竟这种不愉快是他亲手制造出来的,但他真的很喜欢这个男孩。


   言有未尽,更难以表达。


    看望完教主后,Bill为了不让Dipper保持那种抑郁的心态,决定带他去那个山坡看看。

    秋的夜晚,风很大,但吹不动天空中闪烁的星辰,因为——星星是月亮的。同归同落,永不分离。

    Dipper实在无法再去支撑这虚弱的身体,怀着忧虑躺回Bill怀里。"我只是太累了,别多想…"

    他顺势把Dipper的下半身一块挽过来,把他整个人都裹在怀里。"地上太凉,别多想~"

    "……"他白了一眼这个无耻的家伙,差点又把苛刻的话语吐露出口。


    Bill仰望着星空回忆起什么,那段记忆经历了太漫长的时光,可是…它是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幸福,也是那么的痛苦。

    他忍不住问道:"为什么要做魔法师?"


    为什么要做魔法师…对啊…为什么……


   魔法师生来就是用来消灭恶魔的,可现在恶魔成了他喜欢的人…怎么办呢…?

    他在内心挣扎了半天,顿了又顿,迟迟不肯开口。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这个问题,真的不适合他们。


    但Dipper不想骗他,走投无路,也不再会有继续下去的方向,那就早点结束好了。


    "因为要消灭恶魔。"

    他想好了,毕竟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,那就满怀着歉意放弃吧……


   "没关系,我爱你——"

   …………


   Bill抱的更紧了,生怕这个魔法师会离开他,道理他都懂,他比谁都清楚这之间的隔阂。

    但他不后悔。

   


《混乱的秩序》4

【billdip】车车!

(^ρ^)/窝终于找到弄链接的办法了

好了好了,能发车了,走链接!!!在评论!!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(´ . .̫ . `)呐呐,在回家的车上糊的双子情头wwww

那啥,混乱的秩序4,窝窝回家就想办法弄,先…先别急!!


《混乱的秩序》6

【billdip向】

恶魔×魔法师

(;д;)铺垫窝玩爆啊!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♡——————


  睡过回笼觉,腰果然没那么疼了,而且他收获了一个安静的日子,没有恶魔的打扰,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 但今天,他的计划之首并不是去看书,而是研究那个破钟。他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让它发出如此瘆人的响声,那种声音就像是经历了巨大打击后的心病患者的噩梦才会有的。


   真的难以用人类语言去形容它,实在太诡异了。


   在这待了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来到塔顶。他走上瞭望台,不禁被外面的风景所吸引。

   Dipper很少去注意塔外的森林,现在没有了窗户栏杆的阻挡,视野宽阔了许多,或许沉浸于外面的世界要比研究这个匪夷所思的钟要好的多。


   这片森林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,在他还是幼儿的时候,教主常带着他和Manda去森林。

   可现在……

   他想家了。


   沉思良久,却被一阵声音打断了。

   这个声音不用猜就知道,对,就是那个布满灰尘,被铁锈腐蚀掉的大笨钟发出来的。

   毕竟他现在的地理位置是离塔钟最近的地方,这声音简直被放大到震耳欲聋的地步。


   "真是和那个恶魔一样讨厌!"他烦躁的喊道,显然,钟声盖住了他的抱怨,但还是被那个恶魔听到了。


    他坐在倒数第二层的床外边,翘起二郎腿,自在得很。


   "身为一个小孩子,嘴就不要这么毒,尤其是在描述自己主人的时候,应该学会夸赞和敬仰,知道吗?"


   "哦好,那你可真棒。" Dipper一脸冷漠的撇着Bill,模仿他平时不朽的表情。


   "啧啧,真不乖。"

   "要不是因为我法杖失灵了,现在你早就死在这了。"

   "哦?是吗,我怎么不这么觉得?"他打了个响指,"来,再试试?"


   Dipper半信半疑的掏出法杖冲着天空随便施了个魔法,没想到居然成功了。


   一颗晶莹的蓝色宝石从半空中掉下来,Bill用魔法改变了它的飞行路径,让它掉到自己手里。

   "嗯——还不错,来,对着我试试,看能不能杀了我。"


   "蛤?你认真的?" Dipper很不理解他为何如此猖狂,"我可是魔法师教主培养成人的,你就不怕我真杀了你?"

   " Pine tree,你在犹豫什么?是不是舍不得?"


   对啊,他还是犹豫了,到底在犹豫什么。为什么还下意识去警告他自己的身份,示意他要小心?真的舍不得么?


   别开玩笑了,他可是一个自大狂,是一个集万恶于一身的恶魔之主。只要消灭了他,其他恶魔就绝对不敢再肆意妄为了。


   可是……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?


   他极力催促着自己把手抬起来,将法杖指向Bill,咒语憋在嗓子眼迟迟不肯出来,这样下去一定会暴露的啊……


    "承认吧,你舍不得让我死,对吧?甜心~"

   又是一个令他反感的称呼。


   他一气之下把魔法释放出来,一刹那,他后悔了,他承认自己舍不得。


    Bill抬起手,把他的魔法控制在掌内,轻轻吹了口气便使它灰飞烟灭。

   "你难道没把那本初级魔法教学看完?"


    他看到Bill安然无恙的坐在那,总算松了口气,对于恶魔的低损,也便视而不见。"所以是你让我的法杖失灵的?"


    Bill耸耸肩默认了,"但让你留着这些魔法对我可不利,所以——"他把这条"法令"又收了回去,让法杖再次成为了小木棍。


   "话说今天的天气真不错,看那片云是不是特别像你?" Bill指着天上一朵形状很奇怪的云。

   "滚。"


    午觉过后,Dipper照例回到书库,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下午。

    但不知怎么的,头越来越晕,他不得不回到卧室,重新躺到床上。还没等到日落就挺不住了,只好先睡一小会儿。


    随着太阳隐下山坡,夜晚很快就来临了,Bill带着刚买的甜品来到Dipper身边,看到他闷出一副极为痛苦的表情,不由心疼起来。他把那袋甜品放到桌子上,走到床边蹲下身子。


    " pine tree,你还好么?" Bill轻轻摸着男孩的头,放弃继续遵守那个无聊的承诺。

    滚烫的温度透过皮肤传达过来,刺激着感官。没错,Dipper发烧了,而且烧的很厉害,连刘海都带着温度。


    "…嗯…Bill?"他缓缓睁开眼,用极为细微的声音呼唤着Bill的名字。


   Bill第一次见到Dipper如此柔弱的样子,他不再装作坚强,而是依赖在他身旁,尖酸刻薄的伪装也只是针对恶魔罪恶的警告。


   话语中不再包含无情的嘲讽,恶毒的辱骂全部被呼唤声所替代,那是出自于双方所积累的爱慕,是受害者央求所爱之人守护在身旁的最温柔的表达。

  

   " Bill…我好难受…"他缩成团,不停发抖。

   "嗯,我知道。" Bill抚摸着Dipper通红的脸颊,自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

   可他并不知道人类这种生物的病该怎么治疗。

   但Dipper不想被当作小孩子看待,他无力的推开那只手,坚持着自己的底线。"不是说好了今天不碰我么?"


    Bill真的很不理解Dipper为何到这种地步都要和自己保持距离,这真的让他很心碎,可有什么办法呢?他如果不是恶魔就没法把Dipper囚禁在身边;就没法防止别人抢走他;更没有资本去喜欢他。


   Dipper应该就是他这些年在寻找的那个人,这不是一见钟情,是历经百年的心动。但这只是一方,而另一方……


    他用几百年的时间去寻找他所爱的人,他不知道这期间经历了多少痛苦,尤其是当年他失去他的时候,那种悲愤——连挣扎都无法挣扎。


   但另一方呢?

   一直把他当作敌人,拒绝着他的所有,无视他的爱,甚至是驱赶、诋毁。


   百年间的辗转反侧,他失去了太多。


   他不能再失去了。


   他要把他囚禁在这。









   他必须要保护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