肥宅快乐咩

这是一个感觉自己很没用der家伙

1.微博名:沉迷拖更的纸咩
2.长久不更的原因:🙏狗学校三星期放不到15小时的假,必须住校,而且不许带手机(窝想哭,小听话们表删窝,每次回家都会更!)

3.主吃billdip(然后就是锤基)

4.小迪嘟好可爱!!!!!好可爱啊!!!!!日哭小男孩!!!日爆!!

5.然后,这里纸咩,喜欢坐车车,吃肉肉!!!!!

6.放心!!!这里随便拿图!!!!

7.(๑•̀ㅁ•́ฅ)★→画画渣死←★
没板子,没触控笔,就一小破爪机,不过会努力的!!!码文也会努力的!!!请多指教!!!!!!!!



聊QQ忘记更新
看空间忘记更新
沙雕忘记更新
怼损友忘记更新
谈车忘记更新
看gv忘记更新
找表情包忘记更新
吃鸡忘记更新
王者忘记更新
失忆忘记更新
出卖组织忘记更新
被枪毙忘记更新
被火化忘记更新
跳楼忘记更新



窝的存在是为了让泥们信心倍增

《沉沦的谎言》3

billdip向
【r18】注意诶
刀刀嘤
真的是刀刀啊😭😭😭
链(刑)接(场)在评(地)论(狱)…
(:з っ )っ泥们自我安排一下叭,窝先入地了!

【刚发现忘记标标签了……】

抱歉了大家,开学了,等窝放假了再发3叭
W真的很谢谢同好们的关注了呐

为什么次次都禁窝
有的不是车也禁
一篇最多能禁五次
扫黄大队天天冲着窝来

《沉沦的谎言》2

【billdip】r18
未满18周岁禁止观看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
✍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未满18周岁禁止点链接
✍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不然把泥们抓进局子里

《沉沦的谎言》1

【billdip向】
✍😭反正这个是糖糖,窝才不管窝在写什么!!!!
✍😭一个小坑坑
大概写三篇就好了
✍🐑然后填旧坑

因为终于更文而发出欢快的叫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↓
——————🐑咩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皎洁的月光透过薄雾映照在殿堂的红地毯上,顺着微风,温柔的抚摸着角落中的某位天使,他在等所有人走光,包括教主,这是他从早晨的祈祷会上就已经决定好了的。
       谁会去故意思考一只未长大的善良天使,会不会做违反天堂尊规的事?而且那也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恶劣的想法?

      原本呢,天堂中的每一个天使都有机会向金池许愿,不过,每人只有一次机会。可是,历史上发生了不少贪婪的家伙为了谋图私利,破坏了天堂的秩序。所以天使们的国王定下一个规矩,只有每周投票被选为最善良的那个天使才能许愿,并且是成年天使,因为年级小的总会把愿望浪费在不那么必要的事上。

      事实上,他其实只是天堂里一个贵族的仆人而已,因为父母欠债的原因被贩卖到了那里,毕竟尽管是在天堂,也会有尊卑关系。他的主人经常打骂他,对他做的任何事都不满意。虽然他十分憎恶那个人,但今天并不是为了报复他而来的。
       他本来有一个姐姐,因为想救他,就去金池偷偷许愿,可是话还没说完,就被巡逻的士兵发现。因为触犯了法律,最终在众人无情的辱骂下赶进地狱。

      如今,他没有别的选择,他真的没法想象姐姐在地狱是怎么度过的。每过一天,他就懊悔一天,为什么当时没有尽力拦着她,为什么当时没有勇气撑下去……
      他不再思考下去了,现在,他要用实际行动来挽回这一切。不同于mabel的计划,他要更加严谨,等到凌晨再绕过去。

      不过现实不却不得人心,他犯了同样的错误,接受了同样的辱骂,承受同样的遭遇。
     越过结界的那一刻,他恨透了这个国度,恨透了那些披着天使外表的恶人。

      他向前走着,四周逐渐变得昏黑,然后又由模糊转为清晰。
      当他再抬起头,眼前的一切都变了,虽然月亮依旧挂在那个位置,但是月光铺撒的不再是静谧美妙的小径,而是瘆人的树干。它们像魔鬼一样冲着dipper张牙舞爪,干枯的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。这一切应该都是他姐姐经历过的,都是他造成的,他没有任何脸面去害怕。

      “又有一个不听话的小天使掉下来了啊?”他身后响起一阵讽刺的笑声。
      “谁?别躲在后面吓人!”dipper攥紧袖子,强行压制住恐惧向后看去。
       只见一个恶魔从树影中走出来,随之,四面八方藏匿的恶魔也站了起来,他们就像在等着猎物,等着他自动送上门。
      “你们干什么!”
     “教训教训不听话的小家伙~”
       dipper原本是想跑的,可四周都是对手,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 其中一个恶魔扑过来,拉扯着他的斗篷,紧接着,另一个将他按倒在地,试图撕扯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 “well,你们这群底层的废物就会干这些了?”不知是谁在不远处挑衅道。
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是谁?有种给我滚下来!”
       “就你们几条杂虫还冲我大喊大叫?”那位金发男人从半空中落到地面,皱起眉轻蔑的看着这些恶魔。

      “cipher先生?!”领头的那个声音有些颤抖,冲bill恭敬的笑着,顺便踹了一脚身旁趴在地上撕扯天使的家伙,“起来!”
      “咱们人多,不怕吧?”那个人站起来,小声在领头者的耳边问道。他急了眼,愤怒的将其踹倒:“不怕个屁!”
       bill冷漠的把帽子摘下来,擦去上面的灰尘:“在我生气之前,从这滚。”
      语罢,他们便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 他究竟是谁,为什么他们这么怕他…难道他连恶魔也杀么?dipper越想越害怕,但是他并不希望在此屈服,他得想办法振奋自己,成功逃脱,然后找到姐姐。
      “你就打算一直这么跪在地上?”bill戴上帽子,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不知名的笑。
       dipper只顾专注的将他打量一番,弄清自己的处境和逃脱的几率。bill带着些许宠溺的眼神,缓缓走近dipper:“怎么,被吓得说不出话了?”
      “离我远点…”dipper紧紧抱住自己,防止被这个虚伪的家伙伤害到。 “果然,在野外捡到好东西了——”bill摸摸下巴,舔了舔嘴角,饶有兴趣的笑着。
       “你,你是变态嘛?!”dipper因为忍不了眼前这个流氓反同常人的行为,硬是喊出不考虑后果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bill故意摆出一副好人相:“变态?我可是你的恩人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离我远点!”  “那你宁愿被他们轮着上吗?”
        dipper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不过他看这个家伙一时还不想伤害他,那…利用一下?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   bill蹲下来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,端详着天使美丽的容貌,有些沉浸:“看你也没地方住,干脆来我家暂住一下好了。” 他怎么会轻易信一个恶魔呢,可是现在除了暂时听话,也没别的选择了。
      “嗯…”

       夜已经深了,幽深的森林小路上,只剩他们,四周的树依旧面目狰狞,毕竟已经身在地狱了,没有什么会是美好的了。
       bill看出了这个孩子的畏惧,浅浅的微笑了一下,伸手牵起dipper的手,dipper敏感的察觉到后,二话不说就将手缩进斗篷。“这么黑,不怕么?”
      “不怕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?”
       dipper依旧缩在斗篷里,而斗篷的帽子甚至要把他的整张脸盖住。
      “dipper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就是这了。”bill指指前方的那座古堡。  “…你是什么身世。”dipper感觉出眼前这个恶魔的家世背景的不凡。
      “别问那么多,哦对了,你是因为什么被罚到这里的?”
      “为了把我姐姐救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 恶魔眯起眼奸邪的笑了笑,仿佛在回忆着什么:“嗯——你姐姐?”
      “你笑什么!你见过她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前一阵子的确捡到过一个天使,你不妨来看看?”
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谢谢!”dipper眼睛一亮,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 bill打开精致的大门,带着他穿过美丽的花园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bill领着他走进地下室,四周安静极了,一切仿佛成为死寂,两人清脆的脚步声使dipper更加担心:他是不是为了骗我,把我关起来,才这么说的…恶魔毕竟还是恶魔…

      “是她吗?”bill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笼子,里面躺着一个昏迷的少女。
       dipper瞪大眼睛,着急的跑过去:“为什么把她关在这!!”
      “本来想好好对她的,可是她一直不听话,不过她身上那些伤不是我干的,是她一直想逃跑,而被野外那些魔鬼弄的。”bill冷冷的说道,“因为怕她死在外面,只好这样先关起来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有办法让她回到天堂吗…”dipper用微弱的声音问道。  bill凑近他,想看看这个小东西会是一副什么表情:“能,不过我有一个要求~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要求!?”dipper的表情立刻变得欣喜,像在看救世主一样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你得待在这。”恶魔扬起嘴角,露出尖锐的牙齿。   dipper犹豫了一下,不过看他不像坏人,便点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好了,现在该去睡觉了。”bill再次拉起dipper的手。“可是,我姐姐…”
      “我今晚会把她的伤治好的,然后放她走,相信我。”bill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嗯…谢谢…”虽然dipper这么说着,但是他还是心有余悸,但笼子的铁门,他是打不开的…或许他应该半夜偷偷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   bill把他带进一个豪华的房间,甚至布置的都不像是一个卧室。“我的房间,是这里…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,我们的——”
      “啊?!”dipper脸一下就红了,“你是说…睡…睡在一起?”
      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    dipper疯狂摇着头:“有!当然有啊!你对我可是陌生人!”
      “你在害怕我对你做什么?”    “没有!”dipper打断他的话,装作无所谓似的大步迈向屋内。
     “那我找人把她送回去。”bill甩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但dipper还是不相信他,就偷偷走出房间,小心翼翼的根据刚才的路线找到地下室,bill果然帮mabel治疗好了,但是她还是半昏迷着的。她的翅膀脆弱的快要与身体脱离掉,dipper担心的在角落张望着,等bill出去叫人的时候,dipper赶紧窜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抚摸着mabel的脸颊,心痛的快要哭出来了:“我是dipper啊!姐姐,你还好吗…?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    她颤抖着试图极力说出句话,声音细微而沙哑,但dipper依旧听不清。
      “姐姐…?”
       dipper紧紧抱着她,想证明他就在她身边,但她的身体很冰冷,即使伤口已经不见了,但很明显,她比以前消瘦了不少。
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上面传来了脚步声,mabel显然十分着急,她慌张的抖动着身子,用尽全力对dipper说道:“快…快跑,别…别待在这,快…”

      dipper以为是姐姐认为bill要抓他,于是安慰道:“没事的,他答应送你回去。”  mabel不说话了,她并不是不想说,而是真的没有力气了。
       bill和那几个人走下来,却发现dipper正待在那。“你怎么跑这来了?”bill走上前把dipper扶起来,“还不信我么?”
      “信…这次真的谢谢你了…”dipper留恋的看了一眼mabel,便顺着bill的意思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凌晨,dipper依旧没有睡着,他坐在床的一边,缩成团。bill把事弄完后,走了进来,把外套挂在挂钩上:“还没睡?”
      “我姐姐她还好吗?”dipper转过头看着bill,挡住了从窗户直射过来的月光,一切都仿佛是深蓝色的。
       “嗯,没事了。”bill挠挠后脑勺,好像有点心烦。
        dipper看着他,那种眼神满怀着无限期望。“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bill走过去,挑起眉盯着这个小家伙的双眼。
      “没,没什么。”dipper转过头,看向窗外,未发育完的翅膀正好可以藏在斗篷里,只是有两三根羽毛落在了床上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一直用斗篷盖住自己的脸?”bill捡起一根羽毛,闻闻上面微淡的清香。dipper没有回答他,依旧望着外面,沉思着。
       bill轻“哼”了一声,把dipper遮在头上的斗篷摘下来。吓得他一下张开翅膀,柔弱的羽毛在空中飘来飘去,映衬着深蓝色的夜光。
       “真美。”bill沉迷在那双翅膀的洁白下。
       dipper连忙将它们合拢:“你干什么!”
     “感觉好看而已。”bill伸手抚摸着它们。   “唔,别碰,你不知道翅膀很敏感的嘛!”dipper推开他的手,“还有,为什么不见你们恶魔有翅膀?”
      “嗯?我们想让它们出来的时候再出来,毕竟后面多个东西怪麻烦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。”dipper把头转过去,棕色的瞳孔被月光衬托的仿佛在发光。
      “bill~”他本想继续去亲近那双翅膀,但仔细想了想,罢了。

       bill虽说是恶魔,但是不同于dipper之前的主人,他从来不会为难dipper,只是偶尔调戏他一下,或者说他喜欢的话,直到夸到他脸红为止。每天要做的事也很轻松,dipper也没有理由拒绝。
       他经常会给dipper买价格不菲的珍品礼物和糕点,起初dipper一直在拒绝,但是到了后来,他也知道拒绝没有用了,只好假装不愿意的吃一些。有时候,bill会直接喂他,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dipper非要傲娇下去。
      于是不知不觉,他对bill产生了略微的好感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不过他没有刻意拒绝这种好感,他觉得这只是朋友间该有的。

       那天午睡时间,bill写了一个信条贴在门上,内容大概是邀请dipper今晚来花园吃夜宵。当dipper醒来的时候,他迷迷糊糊的看见门前贴着的纸张,于是打着哈欠前去把它拿下来,读完后,满是欣喜,差点就不知道怎么应付了。
       晚上,他披好斗篷,捏着信,心里有激动也有害怕,紧张极了。
      “hey,我可爱的小松树,晚上好~”bill礼仪性的鞠了一躬。
      “我早说了,不要总这么叫我…”dipper把赤红的脸扭过去,不过有这层黑夜的笼罩,应该不会被发现脸红了吧?
      “来,把头转过来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      “…不行。”dipper将头顶斗篷上的布边往下拉了拉,把脸遮的更加严实。
      “乖,来看看今晚有你爱吃的么~”
       dipper的心里简直小鹿乱撞,他含糊地道了声谢谢,便坐下,尴尬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 令人内心发慌的夜宵时间终于结束了,哪有那么轻松!明明紧张到不知说什么了好嘛,dipper被对方目光盯的吃不下一口,心里胡思乱想了不少东西。自尊心极强的他什么都说不出口,结果还是让bill强行喂的。bill呢,一直甜言蜜语到对方脸红爆炸为止。

      dipper不知不觉就被bill领到花园小路上散步,月光顿时变得温柔起来,薄云在空中轻轻飘动,像被吹动的丝绸一样。

       dipper微微抬起头看了bill一眼,结果跟他对视了,吓得他急忙低下头。
      bill很喜欢这个孩子的反应,便伸出了手。




     “我能牵着你吗?”
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
依旧是billdip
并且继续★擦边球★
• ・*・:≡( ε:)最近懒了,真的不想画了,窝想学画画,真的好想学画画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【突然想写肉文了,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】

《人鱼症》2

【billdip】糖糖

( ⌯᷄௰⌯᷅ )这次写的特别少,最近虚了
Σ(゚∀゚ノ)ノ不过有联文【激动】
( ⌯᷄௰⌯᷅ )【被安排的明明白白】
(:з っ )っ下次多写点



     第二天,dipper依旧无精打采的,面对课间女生们的话题却尤为敏感,尤其是听到"校医"这个词。
     "啧,怎么会对这种正人君子……" dipper也说不出什么,只是在反感自己的思想,顺带摆弄摆弄杯子,看着阳光在水中荡漾,一切都透明了。

     中午放学期间,dipper因为要帮老师判作业就晚走了一会,冤家路窄,又碰见了那个男人。dipper把帽子往下压压,低下头尽力绕开,心情复杂的无法形容,他感觉自己就像上了树的兔子,绝境都没法逢生。
     "Kid,你在假扮小偷吗?" bill似乎有些嘲笑的意思。dipper满怀恶意的瞥了他一眼: "要你管!"
      "不来亲一个吗?"
      "蛤?"
     "跟昨天一样,来,反正也没人~"
     dipper并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期待着时间过得再快点,"我哪有那么随便!"
     "Well,宝贝,别这么无情嘛?" bill凑过去,挡住dipper的去路。
     "你给我走开!"  bill弯下腰 ,笑眯眯的看着身前焦急的男孩:"我——就——不。"
     dipper皱起眉,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:"离我远点!我数3 2 1!"但眼前这个家伙依旧一动不动,逼得他开始倒数。
     "3!"
     "2!" bill面不改色,仿佛在等着dipper出手。
     "1!" dipper越来越紧张,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难对付了,被缠上了么…
     bill趁其不备,环住他的腰,抱过来强吻,dipper用力的推着对方的胸口,克制着自己对他体液的狂热感。
     "唔…不…滚…滚开……" dipper挣扎着,他无法承受对方的舌头进入嘴里的羞耻感,但这个男人的力气太大了,他做什么都是徒劳。温热的软物挑动着他的舌尖,在上面无休止的打滑。
     意识逐渐变得朦胧,赤红的脸蛋散发着高温,dipper对这种感觉难以言喻,也许只要经常这样就好了,趁着没有恶化,只要再撑几次…只要治好了,就不用再靠近这个可怕的人了。所以…现在乱了分寸也只是为了治好而已,没什么问题吧…?
    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,起码他知道他还能保持清醒。吻逐渐变成了撕咬,疼痛和欲望仿佛在玩弄他,并且他知道自己跟这家伙是不会有结果的,胡思乱想也只会使他疲倦。
     bill在享用足够满意的美味后,渐渐松开了他,最后还留恋的吮吸了一口自己的杰作。
     dipper愣了几秒才感觉思想变回正常的状态,他发着呆擦擦嘴唇,目光停留在bill狡猾的笑容上。"怎么,还想要?" bill在他耳边敏感的地方吹了一下热气:"我随时都会给你,只要你求我——"
     "你是变态嘛?!" dipper捂住脸,迈开步子跑走了。
     对于这个,bill倒是挺不解的,昨天明明是他先摆出一副勾引的模样来主动示爱,今天却又说自己是变态。"有趣。"

    dipper捏紧衣角,无法接受自己刚才的举动,他在想什么?!接受他吗,怎么会这样。他回过头,想看看bill有没有追过来,显然跟昨天一样,没有人。不过,就算他追过来了,又能怎样,他在期待什么?是什么驱动他回头……

     "怎么回来这么晚?" dipper的母亲把碗摆到桌子上,温柔的口音中带着不少焦急。 "遇见流氓了。" dipper堵着气,毫无顾虑的把话说的直白明了。
     他的妈妈赶紧抬起头,"流氓?他抢你钱了吗,有动你吗!?"
     dipper这才幌过来自己这么说的后果,这烂架子事算是弄不好了,他翻了个白眼,装作悠闲的回答道:"没有,我只是生气说着玩的。"
     "以后别开这种玩笑,去喊mabel,吃饭了。"  " ok。"

     夜晚,dipper在公园散步,毕竟这能使他感到短暂的放松,病情逐渐好转,即使只是微弱的改变也另他敏感的发觉。"哎,只要坚持下去就好了…" dipper无奈的看看月亮,不禁叹了口气。对于这些懊恼的回忆,早晚会消除的吧…可是,吃进去的东西,可弄不出来。dipper的脸变得微红,思维也不听使唤。
     孤独的月夜,让他产生了某种期待的感觉,不过那都是虚幻的。想着想着,他便离开了,直到看到家门口才停止思考。

★双子是友情向
★根本不是刀,只是一时作死
★有点擦边球什么鬼?
(*´ェ`*)emm大概就相似于利用握爪交易,而侵入梦一类的【buni】
(:з っ )っ一天肝爆的产物
(:з っ )っ太久没肝了,大家木有等急叭

" bro,你真的打算要跟着叔公么…不回来了吗?" 
"嗯…不会的,我觉得我还是一直守护在天使身边好了。"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

练练色感证明窝还活着

终于把儿子买回家了,开心炸